由于较为有利的地理位置和政府的支持,泰国一度是初创企业的试验田。一些泰国的初创企业也表现出了巨大的潜力,吸引着东南亚、中国乃至世界的关注。今年夏天,泰国第三方物流公司Flash Express宣布D+轮和E轮一共融资 1.5 亿美元,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成为泰国第一家独角兽公司。

 

这也是泰国初创企业增长势头强劲的佐证。泰国内容提供商Techsauce数据显示,过去10年,初创企业获得的资金增速迅猛,从2012年的210万美元飙升至2019年的9760万美元,增幅达4547.6%。到2020年底为止,已收获了1.3亿多美元。

 

泰国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配备着最先进的基础设施,大量的创业孵化器、加速器、合作空间以及各个层次的投资者,使得各种社群开始孕育,也逐渐让泰国成为海外年轻人才的重要聚集地。

 

11月12日,BEYOND线上大会上,泰国不同领域的科技产业从业者与政府部门官员、风投合伙人等各界嘉宾就泰国成为准独角兽企业的途径、泰国初创生态系统的现状以及创业之后的发展进行了诚恳而充分的分享与讨论。

 

 

初创企业距离独角兽有多远?

泰国谈论独角兽企业有一段时间了,今年年初泰国见证了第一家独角兽公司闪电达(Flash Express)的问世,很多人备受鼓舞,相信泰国的生态系统有不少准独角兽企业会很快成为独角兽企业,但泰国是否很快会有第二家独角兽公司出现?潜力巨大的初创企业在成为独角兽之前面临的障碍或问题是什么?对此,泰国国家创新局(NIA)的执行董事Pun-Arj Chairatana博士和戈壁创投的顾问Paul Ark分享了自己的见解。

 

Pun-Arj Chairatana博士认为,成为独角兽公司不难,第一需要财力雄厚的投资机构或企业投资方,主要取决于估值和融资轮次或单项投资规模。“有些可能不到15个月或两年就成为独角兽公司,这样你在那个特定的商业模式上就有目标成功率,因为至少其他的特定模式是比较困难的,我们想要稳健发展。”

 

第二要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所以通常深度科技初创公司更多会成为独角兽公司。第一要有平台,第二要有时间,第三主要是政府合同。“这方面我们非常努力,以便政府可以提供并展示他们自己的服务甚至产品。但我认为中国和泰国都有非初创企业即所谓的普通中型公司,市值超过 10 亿美元,这样的公司可能已经有大约 400 或 600 家了,但他们并没有走初创公司的路,因此单从10亿美元的价值来判断有点困难。”

 

Paul Ark则表示即使现在处于高速增长中,但有些公司最终可能无法成为独角兽。他认为关于独角兽一词许多人都很执着,特别是10亿美元的估值大关是一个相当随意的衡量标准,“我明白大家为什么对它感兴趣,听起来是个整数,独角兽说起来也很吸引人,但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我想很多人都认为这很大程度是个很空的指标,因为最终除非投资者在退出投资时,将其货币化估值兑现,不然只是文件上的数字而已,其实我认为生态系统也是这样。少花点时间纠结于估值,毕竟估值是可以操作的,只要在一轮交易中谈判得当就能实现”。他认为真正重要的是生态系统退出时的状况和创业者是否能将公司上市,是否能为他们自己为员工、投资者创造流动资金,并通过并购或某种贸易销售实现资金的货币化流动。“现在情况是资本退出是有形的指标,说明公司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开始在生态系统中再度资金循环,所以与其花很多时间搞清楚生态系统中有多少独角兽公司,不如关注通往资本退出的途径和吸引退出的途径是什么,这才能创造成功的案例。”

 

 

独角兽只是开始

作为高增长的创业公司,独角兽状态是初创企业发展路线图中坚实的里程碑,还是日常规划?泰国企业学习平台Conicle于2021 年 3 月刚完成A轮融资,实现了快速增长,它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Nakorn Phuekphiphatmet与我们分享他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

 

“泰国现在已经有了第一家独角兽公司,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独角兽公司出现,但就像大家说的那样,独角兽只是个金融术语,关键还是企业,而企业是靠市场的。“第一点,目前泰国无论是初创企业还是传统行业的新企业都想找到市场。在创业企业的案例中要找的是可升级的市场,所以如果只看泰国,泰国的市场规模似乎有点尴尬,所以基本上如果只关注国内市场,很难成为独角兽公司或者很难自我升级。第二点是B2B解决方案,它是泰国企业扩大规模的更好方式,容易启动但要升级业务就有点难了。

 

其次,泰国的关键人才供应短缺。“这一切都与生态系统有关,生态系统既提供市场又有人才供应,因为创业依赖技术,我们必须有技术创新才能将其推向市场。而且资金流动以及提供投资者的创业生态系统,都在为泰国第一代创业公司而努力,资本退出,资金流动的推动,以及生态系统网络的资本退出,都会为下一代创业公司创造条件。”

 

 

积极拥抱国际化

生态系统的差异使得泰国市场非常独特,对于创业公司升级迭代挑战非常大,我们需要首先解决的关键问题是什么?怎样才能让泰国为创业公司提供更好的发展机遇?针对这个问题,Paul Ark和Pun-Arj Chairatana博士提出了一些宝贵意见。

 

Paul Ark表示,在刚才的发言中他极力反对用独角兽作为衡量标准,因为他认为公司要争取独角兽地位这个想法在东南亚本身就有点奇怪。独角兽是美国的舶来品,泰国的人口规模和美国相去甚远,美国的人均GDP也高得多。所以当人均GDP、人均消费GDP和消费市场人数都占优势时,北美的B2C公司创业就容易得多,甚至B2B创业也很容易。他们比起泰国初创公司来说,升级规模惊人。

 

“因此我一直关注的是如果企业想要升级迭代扩大规模,泰国的初创公司只关注国内市场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们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消费者和人均GDP,如果目标是成为市值十亿美元的公司,要达到这样的规模,公司必须是跨国跨区域性的,必须要关注东南亚市场6.6亿人的消费群体。所以很有趣也很特别的是,刚才Kun Nakorn提出的观点,作为B2B在整个东南亚地区扩大规模要容易得多,比如你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提供电商物流服务,或你为银行或零售商提供解决方案,这些问题在各国都具有相当的普遍性。而如果你是一家B2C初创公司,那么你提供的是特定类型的商业服务,比如个人理财储蓄应用程序,这样的消费行为往往是具有各国的个性化特点,泰国的消费者应用程序要想出口到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或菲律宾就很难。”

 

Pun-Arj Chairatana博士则认为,从政府制定政策的角度来看,关于所谓的创业神话或独角兽困境,泰国有明确的政策,“至少有两方面是明确的,第一是泰国企业不管是不是我们称之为大型国企还是股份有限公司,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制糖企业,有世界第一的金枪鱼罐头企业等这些企业在,投资和所谓的战略初创启动方面都很活跃。也许不是所谓的平台经济,而且我们从他们那里也获得了关于市场信息的数据,所以我们和泰国的大型国企战略伙伴紧密合作,因为我们需要经验,不仅要联系高增长的初创公司,还有国际初创公司,因为我们希望国际创业公司能在泰国落地,通过注册成为国内高增长的创业公司,也需要非常广泛的高增长创业公司来了解所谓的企业风投以及泰国大公司规则。虽然很难消除之前的角色定位,我们需要接受和发展泰国初创公司和泰国企业之间的关系。”

 

第二点是在多重比率上联系国际联合创始公司,如果企业只有泰国的联合创始人,那么泰国对全球甚至连东南亚市场,就不太容易了解。因此在他的部门会鼓励一些初创公司找国际联合创始人,这样他们一开始就可以学习各国的创业规则。如果他们的联合创始人可能来自不同种族,他们从创业之初就已经是国际公司,这也是为什么泰国国家创新局鼓励初创公司着眼国际化。

 

“所以对于大部分初创项目,我们都主张双语或纯英语,还有我们的职场导师和企业导师都要会说英语,这也是为什么泰国的初创公司会寻求尤其是大学的协助。对于那些想说英语的企业就必须纯英语办公,从刚开始我们就要培养他们,所以这件事才至关重要。”

 

 

寻找迸发潜力的关键领域

初创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可以解决市场上许多问题,不光是在泰国、亚太区或全世界都是如此。在当前这个具有挑战的时刻,疫情期间还有哪些领域可能会带来增长潜力?Kun Nakorn、Paul Ark和Pun-Arj Chairatana博士都借此机会,从自己的领域出发各抒己见。

 

“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首先肯定是电商领域,即使是有疫情,电商依旧在盈利,还有相关领域诸如支付,还有电商基建或者广告和内容平台这样能支撑电商发展的行业,其次是金融科技,加密货币和阿尔法货币在增值,就像金融科技的一个新动力。”Kun Nakorn如是说。他认为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业务涉及小额融资的初创企业或小额融资公司都会在今年得到很好的发展,其次就是食品运输业。

 

“食品运输业的兴起,与宅经济的兴起息息相关。宅经济应该是个新前景,是商业发展的新篇章,电子办公和电子商务,在家办公等等都是值得期待的。我想补充的是,若是新冠持续下去,情况有所改善迎来疫情后时代,出人意料的是,泰国作为一个旅游业大国,在新冠前我们初创企业数量并不多,但是我认为后疫情时代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无论是对初创企业还是复工的企业都是个机会。最后一个是B2B方案,因为企业需要的有两件事,其一是顺从自己发展战略寻找新机会,其二是把握商机,我认为初创企业可以帮助企业和公司在后疫情时代实现繁荣。”

 

来自戈壁创投的Paul Ark则认为很多的硬件在4G条件下没有完全发挥出其全力,因为它们需要强大的处理能力尤其是那些远程技术,所以现在展望5G技术会带来的改变,比如无人驾驶领域的突破发展,诸如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的成熟,更小巧的头戴式视图器,更低的延迟,更充足的电量,还会看到更多的发展尤其是在机器人领域、物联网领域和无人机领域。

 

“还有一个领域逐渐在亚洲获得更多的关注,那就是可持续发展和气候变化相关的领域,这一问题越来越重要,媒体中也经常提及。联合国近期发布的一个报告结论就是气候变化问题越发严峻,我们需要做出应对措施,例如减少排放坚持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垃圾再利用等。我们也关注到资金大量流入脱碳技术、碳捕获技术,在风投界往往投入大头资金来解决重大问题,所以我会告诉别人关注热门领域无论是教育技术还是加密货币,作为风投人我们的工作就是预测未来商机或者创造未来商机。不是只关注未来的一年两年,而是要关注于下一个供资周期,未来五年十年内我认为5G和可持续发展应该是投资以及未来十年技术发展的重点领域。”

 

Pun-Arj Chairatana博士作为泰国前景研究的前辈,他认为有两个领域需要关注,分别是新食品的研发和迷你卫星。“我们主要关注那些技术自研的公司尤其是涉及人工机器人和沉浸技术领域的。而另外一个领域,也就是内容领域,会有涉及音乐艺术和娱乐活动方面的审核,我们称其为市场,我先前提到的政府决策就是我们在试图让政府转型为一个好买家,所以我们可以一起解决事关泰国新村庄建设的各种问题或其他各种问题。”

 

 

结语

当然,如何让初创企业走出国门并创造多米诺效应以促进整个经济市场的发展是一场持久战,这有赖于泰国的经济环境和社会协作的助力。

 

疫情之下,政府方面目前主要专注于简政放权、创新区的建设和大学以及科研机构的作为,为泰国社会不断涌现的初创企业提供智库支持和资金支持。而很多初创公司正在努力寻找出路,他们首先要解决人才选拔、员工激励还有工作环境的问题。同时,风投机构需要找到更多走出国门的成功典范,以激励人们创新创业。

 

“这样会创造更多流动资金,使资金回笼到投资者手中,他们就会更多关注泰国市场,资金就会流入赞助人和老员工手中。而这些人很有可能又成为新的投资人或开创自己的风投企业。”Paul Ark如是说。

 

点击链接 参与BEYOND 线上大会报名!

http://beyondinvitation.technode.com/beyond-virtual

 

下期预告

点击链接 获取更多议程!

https://2021.beyondexpo.com/virtual-programs/​

 

BEYOND

 

参展报名,预购从速,请戳链接提交信息:https://2021.beyondexpo.com/zh-hans/exhibitors/

成为赞助商参与大会,请通过 bd@beyondexpo.com 联系,获取报价信息

限时优惠票已正式发售,请戳链接获取:https://2021.beyondexpo.com/zh-hans/tickets/

媒体通行证申请,请戳链接提交信息https://tickets.technode.com/media-passcn.html

BEYOND 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我们澳门见。